您现在的位置: 资讯中心  
[2016-06-12]我国正式加入《华盛顿协议》,工程师资格将实现国际互认
        在中国科协九大即将胜利闭幕之际,6月2日上午,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国际工程联盟2016年会议(IEAM2016)上传来好消息:《华盛顿协议》全票通过中国科协(CAST)代表我国由《华盛顿协议》预备会员转正,成为该协议第18个正式成员,这是我国科技组织在国际舞台上取得重要话语权的标志。通过中国科协所属中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协会(CEEAA)认证的中国大陆工程专业本科学位将得到美、英、澳等所有该协议正式成员的承认。

        《华盛顿协议》是一项工程教育本科专业认证的国际互认协议,1989年由美国、英国、加拿大、爱尔兰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6个国家的工程专业团体发起成立,旨在建立共同认可的工程教育认证体系,实现各国工程教育水准的实质等效,促进工程教育质量的共同提高,为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奠定基础。《华盛顿协议》所有签约成员均为本国(地区)政府授权的、独立的非政府专业性团体,目前18个正式成员包括澳大利亚、加拿大、中国、中华台北、中国香港、印度、爱尔兰、日本、韩国、马来西亚、新西兰、俄罗斯、新加坡、南非、斯里兰卡、土耳其、英国、美国,6个预备成员为孟加拉国、哥斯达黎加、墨西哥、巴基斯坦、秘鲁、菲律宾。

《华盛顿协议》“转正”我国工程教育毕业生获得跨境申请职业资格的“通行证”。

        “《华盛顿协议》‘转正’,意味着我国在国际工程教育领域的发言权和影响力有了实质性提升。”吴岩说,成为正式成员,就有权参与《华盛顿协议》规则、标准和文件的制定,就能实现从被动接受别人的标准到主动参与标准制定的转变,“后面我们还要努力不断提升我国的影响力,争取更加主动的地位,引领标准和规则的制定”。
这不仅是纸面上的胜利,对占据中国高等教育体量1/3比重的工程教育学生来说,这种胜利尤其可知可感。
以前,中国的学生到美国从事工程相关的工作,“只能负责画图,最后签字的永远是外国人,收入的大头也被他们拿走”。想从事其他“上档次”的工程类工作,就必须参加美国面向非《华盛顿协议》国家的认证考试,就不得不在对方的层层标准挤压下低头。《华盛顿协议》“转正”,意味着我国工程教育毕业生获得了跨境申请职业资格的“通行证”。
        “《华盛顿协议》最主要的内容是通过认证专业的学位互认,也就是说,我国通过认证专业的毕业生,在其他国家申请职业工程师资格时,可以享有该国毕业生的同等待遇。目前,我国在高速铁路、核电、资源开发等领域大力推行走出去战略,需要大量具有跨国职业资格的工程师,《华盛顿协议》‘转正’,为国家战略提供了人才支撑。”吴岩感慨地说。

《华盛顿协议》对毕业生提出12条素质要求包括沟通、团队合作、社会责任感、工程伦理等。

        随着中国工程教育加入《华盛顿协议》,“回归工程”、培养学生的“大工程观”,这些国际工程教育主流观念将会逐步改造传统的中国工程教育。《华盛顿协议》对毕业生提出12条素质要求,包括沟通、团队合作、社会责任感、工程伦理等方面的内容。
        “我国传统的工程教育更加注重毕业生的工程知识和技术能力,对于沟通、团队合作、工程伦理等方面重视不够。”吴岩说,他们曾经面向用人单位做过调查,发现用人单位更看重学生在沟通、团队合作方面的能力,而这也是毕业生目前最缺乏的能力。“同样,这也是《华盛顿协议》的标准对我们最大的启示。”

《华盛顿协议》“转正”背后中国成为“黑马”,只用了3年时间。

        实际上,这个“俱乐部”的门槛并不低。俄罗斯、印度等用了5—7年才加入其中,而中国只用了3年。
2013年,中国加入《华盛顿协议》,当时的中国只是预备成员。从舞台边缘走向舞台中央,意味着要比以前接受更多的考验和质疑。尤其是作为世界规模最大的工程教育国家,这种考验和质疑来得更为猛烈。
据统计,2015年我国工科在校生数量总计约1072万,位居世界第一。其中,专科478.8万,本科524.8万,硕士55.5万,博士13.5万,中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工程教育大国。然而,“大而不强”一直是国内外同行给中国工程教育贴上的标签。这种刻板印象已经影响到中国工程教育获得公平的评价。
        “转正”工作的最关键的环节是接受《华盛顿协议》专家的考察,争取他们积极的评价。按照《华盛顿协议》的要求,国外专家要访问各级认证机构,考察认证工作体系,还要全程观摩现场认证情况,并考察认证结论形成过程。今年4月,召开了国际研讨会,邀请到《华盛顿协议》各成员组织的领导,他们对中国的认证工作给予了高度赞扬与评价。这时候,吴岩心里才有了底。